今天是:

致富路上带头人—勐混镇拉巴厅老寨会计小铁贵致富帮贫故事

来源 :勐海发布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19-12-09

8月28日上午,我从西双版纳州作协会员群里看到由西双版纳杂志社李艳梅同志转发西双版纳州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一份文件,即“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的征稿通知,征文内容是写扶贫工作,征文形式包括典型案例、通讯、故事、纪实散文等,截止期为8月31日,时间仅剩3天。掩卷思量,我突然想起了几天前采访过一个农村基层干部小铁贵,而在梳理他的故事时,我又想起了小时候外公讲过的一个故事,说是古时候百鸟山上有一只雁子,专门为百鸟播撒幸福种子,它飞到哪里幸福就会在哪里驻足,百鸟们就会过上幸福的生活,人们都叫它“幸福鸟”。勐海县勐混镇勐混村委会拉巴厅老寨现任会计小铁贵,是村民一致公认的致富路上带头人,是乡亲们啧啧称赞的“幸福鸟”。

——题记

2019年8月22日下午,我随勐海县委宣传部一班年轻人,前往他们的挂勾扶贫点勐海县勐混镇勐混村拉巴厅老寨。下午3时20分许,我们由村娱乐室沿着宽敞的水泥路朝村子走去,大约几分钟后走进了路左边一户人家。这家的院子非常宽敞,一位老人坐在正门一侧削竹篾,院子正中摆着一张篾桌,一位穿着花格子短袖衣的年轻人,忙着在桌上摆放当地特产芭蕉以及茶壶、杯子,招呼大家就坐,篾桌右侧是两只布沙发。县委宣传部的一班人陆续来到院子,依次围坐在篾桌边。待大家坐拢就绪,驻村工作队员小黎拿出20多本建档立卡户帮扶手册分发给挂勾帮扶责任人,并就如何填写表格作了简要说明。部领导给大家提了几点要求,确定了下午集合的时间。尔后,大家各自拿着帮扶手册,分别去找自己的挂勾户去了。

他们走后,院子里只剩下削篾的老人、招呼客人的年轻人,我以及驻村工作队员小黎和县文联的丁副。而我今天的任务是找一个村组干部了解拉巴厅老寨基本情况、脱贫致富的典型事例,我希望丁副带我到村子里找一个能说会道的干部给我讲讲这方面的情况。

“你不消克那里了,”丁副手指刚才给我们倒茶水的瘦高小伙,说:“他是这家的主人,也是拉巴厅老寨的会计。”


【图为小铁贵生活照/本人供图】

难怪他刚才那么卖力地表现,原来他是主人。这个瘦瘦高高的小伙,看样子顶多不过28岁,想不到还是村干部,年轻有为啊。

丁副补充道:“这小伙子叫小铁贵,不仅是村干部,他家还是寨子里最早富裕起来的人家,小铁贵同时也是群众公认的致富带头人。”

想不到我要找的人就在眼前,这让我喜出望外。

我端起一只茶杯,从篾桌站起身,移步到右侧的布沙发,又叫小铁贵在我旁边另一只沙发上坐下。

“你叫小铁贵?”我打开手机便签,边问边记。

“是”。

“是小名,还是真名?”我怀疑这是小名或外号,搞写作的人一定要弄清楚任何细小的细节,千万不能想当然。

“我只有这个名字,”小铁贵说:“我爹我妈叫我小铁贵,寨子人也叫我小铁贵。”

小铁贵颇具幽默与风趣的回答,让我感觉他非常可爱,采访在宽松和欢快的气氛中进行。一个多小时后,我就问完了小铁贵、小铁贵家以及拉巴厅老寨的全部情况,我的采访圆满结束。

拉巴厅老寨人属于小黄拉祜,说话与生活习俗基本与当地山头汉族相同。1992年出生的小铁贵是拉巴厅老寨读书读得最多的一个,他在当地读完小学和初中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景洪市嘎洒职业中学,在那里进行了长达3年的专业学习。读中专时,他学的是汽车修理专业课程,2011年取得了中专毕业证书。中专毕业后,他没有急着回老家,而是留在了景洪,专门找了一家汽车修理厂打工。由于读过专业学校,掌握一定的技术,责任心强,工作认真,各项修理做得非常到位,车主满意,老板也满意,他的工资也比其他小工高得多。如果继续做下去,他很有可能在汽车修理方面有所作为,有朝一日自己开修理店当老板也说不定呢。

然而不久之后,小铁贵却主动辞去了汽修厂的工作,他去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了。

原来,小铁贵从寨子里听到消息,说他们的村子即将整村异地安置,新寨址都选好了。小铁贵是个有心人,他要自已学会盖房子的整套技术,学好手艺回去自己盖,这样就可以节省好多钱。

他报名去了一家建筑公司,从搬运砖头开始,在两个月的时间内,他通过仔细观察、虚心求教、亲自实践,学会了挖石脚沟、下石脚、拌水泥、沏砖头、勾缝、粉墙、填磁砖等手艺。

小铁贵的父亲是寨子里有名的篾匠,擅长编制各种竹器。我去他家的那天,小铁贵的父亲正好在家里削篾,说是要编晒茶用的大簸箕,他的旁边刚好有一只编好的簸箕,直径足有我伸直的双手,也就是说至少在1米7以上。小铁贵告诉我,这种规格的簸箕每只售价150元,他父亲一般是按订单制作,产品主要销往勐混镇贺开村邦盆、布朗山老班章、老曼娥等地。此外,他爹还编竹筐、竹篮、筛子等其他器具,产品也是供不应求,每年销售竹具收入过万。
   良好的酒艺,每年为他家带来丰厚的收入。每年收入8万,人均两万。


【图为小铁贵搬扶贫物资/丁琦璇摄】

两个月后,小铁贵带着一身技艺回到拉巴厅老寨。此时,村寨的异地安置规划已经完成,铁贵在属于自家的新宅基地上自行设计规划,测量、下线、挖沟都是自己亲历亲为,沏砖墙、打地板、贴磁砖、安窗框、盖瓦等都是自己带着一帮亲友,自己亲自指挥完成的。他之前在景洪学到的各项建筑技术,在自家房屋建设中得到充分的应用,而通过这次实践之后,他的建筑技艺也更加的成熟了。

采访结束,我从小铁贵家的院子里走出来,来到屋外10几米远的地方,从不同方向观察小铁贵家的房屋。这是一座两层楼房,属于一字形,一层有三分之二为砖房,三分之一属于钢架结构。二层三分之二为钢架房,三分之一为砖混结构。若论房屋规模,小铁贵家在拉巴厅老寨中当属“老大,”相比之下,其他人家的房屋大部分只有一层,偶尔可见两层的,其规模也远远不及小铁贵家。小铁贵家院子非常大,院子里除摆放大篾桌外、茶几、沙发外,还停着两辆三轮车、一张拖拉机、一辆摩托、一辆面包车,平时,拖拉机、汽车、摩托可以同时开出开进。他家的客厅也大,大到装上电视、冰箱、衣柜等家具后,给人的感觉还是空荡荡的。

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若是包给别人盖,至少要花费30万以上。小铁贵家除了必需的砖瓦、钢材、水泥等建材之外,石头、沙子是自己找的,房屋是自己设计的,盖房子都是亲友投工投劳的,投入的钱只有10多万,我不得不惊叹小铁贵的精明。

小铁贵说,当今时代,一个农民光懂得手捏锄头把,不懒散,不停地挖是不够的。正如俗话所说,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农村有广阔天地,是有志青年的用武之地。在这里,只要你稍动脑筋,就可以找到适合自已的很多项目,每个项目都有可能赚到钱。小铁贵同时认为,每个人都有一技之长,有自己的特点,具体到某一家人,也要根据家庭成员的特长,既合理分工,又通力合作,在发家致富的商海中尽情游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这就是小铁贵家的致富经。

小铁贵家一共4人,父亲、母亲、哥哥和自己,全是劳动力。

茶是小铁贵家的主业,共有50亩,大部分是新植茶园。水田有10亩,另外包人家5亩,总共15亩,每年收谷5-6吨!他家每年还种苞谷15亩,苞谷用途有二,一是烤酒,二是喂猪鸡。农忙时间,全家人同心协力盘庄稼。

平时,小铁贵的母亲主要负责家务、养猪鸡,看管田地。

小铁贵的哥哥在家的时候多一点,又有一门做茶好手艺,每年茶季,他就在家里收购村民的茶叶,每年至少收好几吨,既解决村民卖茶难,又增加经济收入。农忙结束之后,哥哥也会外出打零工,赚点外快。

小铁贵是家里年纪最小的一个,却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足智多谋,多才多艺,致富门路宽广。


【图为拉巴厅老寨异地安置前村貌/丁琦璇摄】

盖房是他的主业。这两年,小铁贵经常带寨子的同伴到老班章、老曼饿、坝卡囡盖房,有时自己承包干,开给小工每天两百元。有时是当别人的小工,他作为小工头,每天工钱300左右,他带的小工每天也能收入260上下。

小铁贵烤酒技术不错,他烤的度数高,味纯正,不掺假,好喝,且不晕头,深受饮酒人青睐,每公斤售价30元,比当地普通酒高出50%,但仍为抢手货,常常供不应求!

小铁贵还搞过蜜蜂养殖,去年养了150只蜂箱,今年因为外出打工多,忙不过来,蜂箱数量有所减少。

多种经营齐头并进,一样不行总有一样行,确保了小铁贵家这两年的经济收入保持稳增长的势头。据他保守估算,今年他家各项收入在8万左右,每人平均收入2万,这数字在刚刚脱贫的村寨实属难得。

俗话说,“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小铁贵心地善良,乐善好施,这些年带领村民治穷致富,成为父老乡亲们心目中的能人和带头人。

小铁贵对村民的帮扶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通过自己无声的行动,让村民的思想意识、传统观念发生转变,实现从“要你干”到“我要干”的转变。二是“传经送宝。”小铁贵最大的手艺是盖房子,村民受益最多的亦是盖房子。拉巴厅老寨异地安置的时候,小铁贵家是自己当师傅盖的,寨子里的一些人当时是请外面的人帮盖的。等房子盖起来之后,寨子里房子最大的是小铁贵家,价钱却跟人家的差不多,质量也不错。所以,后面盖房子的亲友几乎都请小铁贵当师傅,帮助设计、建盖房屋,等寨子里所有人家房屋盖完,小铁贵变成大师傅了。

有手艺且勤快的人,到哪里都不愁找不到活计。这些年,拉巴厅老寨一些年轻人跟着小铁贵,先后到老班章、老曼娥、坝卡囡等地盖房子,既增加了家庭经济收入,也学到了一门技术,其中几个学徒工目前都能在建筑工地上当工头了,今后寨子盖房,用不着到坝子请师傅了,他们可以独立操作了。


【图为拉巴厅老寨异地安置后村貌/丁琦璇摄】

离开拉巴厅老寨前,我再次站在村娱乐场上,环顾四周,身后,一条月牙形的水泥路如一条洁白的玉带横跨山洼,一头连接山岗,一头伸向远方的坝子;紧挨主街道的,是一块新修的篮球场,场边建有村会议室、舞台。前方,一幢比一幢高大、漂亮的砖混结构民房,错落有致地挺立在宽敞洁净的村道两旁。时值傍晚,家家户户炊烟袅袅,耳畔,不时响起欢快的鸡鸣狗犬声。

哦,昔日贫穷落后的拉巴厅老寨,如今成为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新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