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行走茶山间

作者 : 刘艳红 来源 :西双版纳新闻网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14-07-18

 刘艳红
    
    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一个在微风中散发着茶香,古茶连绵于山峦间的地方;这里是世界茶树发源地,土壤肥沃的原始磁化土质让一片片的天赋灵叶独具风韵。寻着濮人的足迹,我们走近了这古茶飘香的地方———勐海。
    三月,春茶正在萌发,前往南糯古茶山的水泥路幽静却蜿蜒,路旁是静谧的山林和小鸟儿的鸣唱。远处是缭绕的云雾和初春的点点翠绿,不禁想起马兴先生对普洱茶产地赞颂的诗句,“雾锁千树茶,云开万壑葱,香飘十里外,味酽一杯中”。
    竹林村、姑娘寨、半坡寨,一一从我们眼前晃过。她们散落在山林中,与竹林和茶园不经意却又融合在了一起。“石头寨”的路牌映入了我们的眼帘,她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前往龙二家的拔玛茶地是一条狭窄的土路,但小型拖拉机是可以到达那里的。车到了一处黄土裸露的路口停了下来,沿着另一头长满野草的小路,走向前面不远处的林区,参天大树随处可见,茶树就散落在这些参天大树之中。那一片片绿得让人心醉的茶芽嫩叶,秀美而挺直,青翠欲滴却又生机勃勃。拔玛茶嫩叶闪耀着迷人的光润,那是只有在最自然、最原始、最肥沃的泥土中才能孕育的生机盎然的绿。满山的云雾游荡在风中,送来茶叶的清香;晶莹透亮的泉水沿着深山小径流出,森林、土地、天空里荡漾着宁静和温馨的气息。“采茶拔玛云雾中,南糯白毫香气浓”…… 
    四月,春茶吐绿,格朗和乡帕沙村委会迎来了属于他们的节日———帕沙茶王节。茶王节这一天,帕沙寨子里的男女老少都会穿上节日的盛装,用自己最隆重的方式诠释茶王节。帕沙哈尼族群众心目中都有着自己的制茶高手,可是真正的茶王只有一个,这让炒茶的比赛变得分外激烈。锅温、投叶量、炒制手法、时间的控制……外行和内行人都兴致勃勃地期待着茶王的问世。制茶场地不远,是茶王节的主会场。圣神的祭茶树王仪式结束后,主会场上变得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舞台上表演着哈尼族原生态的歌舞;台下,各个茶庄把自己最得意的茶品摆出来,让来往的茶人用味蕾来证实谁家的茶是真正的茶王。
    走进帕沙寨,树下有人家,屋边有古茶,古茶树与哈尼族民居和谐交融在一起。不经意间,你会看到古树之上,一位身着节日盛装的阿批(哈尼族语,意为老奶奶)就站在枝头,她的手指在茶树上不停地穿梭着。喧闹的活动场地和外来的客人对不懂汉话的阿批毫无吸引力,而这些古茶树,从孩童时就伴随着她,它们已经成为了阿批生命中的一部分。阿批身姿依然轻盈,甚至比小阿布多了一份稳健。岁月流逝,阿批已经不再是小阿布,而古茶树依然还如几十年前一样,充满生机活力。茶王节这一天,阿批或许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陪伴着她心目中的茶王。
    五月的风轻轻拂过,贺开万亩古茶在风中婆娑轻舞,这些历经百年抑或几百年的茶树,老态龙钟却显得生机勃勃,这饱经风霜的古茶树所具有的生命力足以让所有人感动和震撼。长满苔藓的树干,与不知名的寄生兰和谐共生。在百年的岁月里,它们同彩蝶为伴,与鸟儿和唱,聆听风吹竹林的沙沙声……是这一方水土,养育了这里的茶香,孕育了茶的醇美。
    茶园里,恬静又略带羞怯的拉祜少女娜药、娜拉和娜诗,背着阿妈亲手缝制的漂亮拉祜包,轻盈地爬上茶树,开始了她们采茶的一天。是这里的古茶树养育并让贺开的拉祜人致富,茶在拉祜人的心目中是最珍贵的东西。纯洁朴实的拉祜少女,执意要把亲手采摘的茶青送给客人,表达自己对客人的敬意。
    秋风阵阵,谷花飘香。走进勐往乡曼糯古茶山,映入眼帘的古茶树洋洋洒洒地散落着,青白色树枝似乎是岁月在曼糯古茶树上留下的特别印记。天空纯净而高远,空气中飘散着茶叶的清香,竹台上的茶正在接受着阳光晾晒。这是老许刚刚经过杀青、揉捻的茶叶,此刻的曼糯茶正在充分享受着阳光的干燥,茶叶中的水分在阳光的照耀下正一点一点地被蒸发,清香中逐渐透出一股特有的阳光味。曼糯茶香气高,入口甜醇,再加老许精湛的制茶工艺,使得老许家制的曼糯茶更加香高味甜。
    南糯山、布朗山、贺开、曼糯……行走在这些古茶山里,丝丝茶香轻轻掠过鼻端;轻啜一口生于斯长于斯的普洱茶,感受茶汤流转于齿颊的醇美,你将情不自禁的迷恋上这一方山水,这一方土地。